最新资讯   ◎高研班招生     大卷伸嗣 (Shinji Ohmaki )  /导师/教授
    
 
1971年出生于日本。

“一些东西被毁坏的同时一些新的东西诞生了。我就是想表现这种变化,而且那象征着循环的过程和永远的生命。”

大卷伸嗣是个怎样的人呢?大卷说,他在读高中的时候曾经为毕业之后的道路很苦恼。虽然已经决定要进入美术学院学习,但是不知道应该进入哪个学科好。当时去找曾指导过自己的被誉为日本当代艺术代表的奈良美智商量。“奈良老师我应该读哪个学科好?”“大卷你喜欢什么?”“立体的感觉。”“那你可以学习雕刻。”在与奈良美智的这一番谈话后,大卷伸嗣决定学习雕刻。雕刻专业的学习使他掌握了“造型的感觉”。在他发表的作品中,我们能够隐约地感觉到这种“造型的感觉”。

2008年的盛夏,大卷伸嗣终于找到了可以发表酝酿已久构思的地方。那就是在上海外滩18号创意中心举办的个人展览,其中的作品《Echo Infinity》赢得了人们的关注。用食用红色颜料在白色的地毯上描绘出的花圃很吸引观众的眼球,因为用食用红色颜料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大卷一个人了。

在外滩18号的四楼,当珊瑚红的电梯门缓缓移开,点点烛光背后人影是静止的,工作人员说请稍候再进入。一条白色通道,地上散落着点点斑斓的花瓣,几何图形的花瓣,像少女才能穿上的礼服。陆续有几个人出来,下一批观众才可以进入参观。展厅中除了温暖的灯光,只有白色的墙壁与柱子,若不是地上这些几何图形的花瓣,还真不敢往上踩,那可是梦中?软软的白色地毯像羊毛的质地,随着花瓣由疏至密,小路空旷成一片花海。由中央的某个原点开始,色彩与纹饰依次荡漾,悄无声息。这些花海正是展览的主题,在艺术家大卷伸嗣的世界中,花的海洋正是他的内心世界的另外一个出口。一周前他日夜待在这间屋子里,从中央开始把天然的矿物粉撒在白色的地毯上,绘制成花瓣的样子。一点一点蔓延到四周,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当画面逐渐限制了他的活动空间后,他就置身在细脚的小钢架上,弯腰作画。蹲下身仔细看,因为是彩色的天然矿物粉,所以势必最后会塌陷,会移形,会乱色,会破败。此刻它们还折射出滴滴光点,过不了多久就会一片晕染。但这正是艺术家想要得到的结局,我们的双脚为他完成一场毁灭或者重生,柔软并且安静的。

为什么使用食用红呢?
“首先食用红安全。其实平时我们专用的水彩原料等材料都是用剧毒的原料做成的。我的作品在观众参与的情况下才能完成。所以我不想用有剧毒的材料。当考虑什么材料可以对人无害时就想到了食用红。”但是在日本卖食用红色颜料的公司只有两家,一家在崎玉另一家在大阪,以有限的预算大量购买稀有的食用红使得公司不能马上答应大卷伸嗣的要求。大卷在一个星期内每天都去公司试图说服他们,终于销售公司被他的热情所感动,大卷得到了创作所需要的食用红色颜料。红、蓝、绿、黄、紫等五颜六色的花圃上观众可以自由地走来走去。花被磨损了,轮廓也没了,连花的形体都看不清了。但大卷伸嗣却说:“一些东西被毁坏的同时一些新的东西诞生了。我就是想表现这种变化,而且那象征着循环的过程和永远的生命。”之后这件作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在2003年获得了第六届冈本太郎纪念现代艺术大奖特别奖。

在大卷伸嗣的另外一组装置作品中,“空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看到展览的空间的时候,首先考虑观众会如何移动。对于我的作品来说,观众也是一个素材。我认为空间是不断变化的。”在上海的个展开始之前大卷预先考察过展厅的空间。“观众在作品上行走的时间(现在的时间)与古老的建筑的墙上反射的光线(过去的时间)在同一个空间里融合起来。我想象出了这样的空间”,在个展开始之前接受采访时,大卷如是说。

不难发现,大卷伸嗣对艺术的理念中经常会出现“空间”与“人”这两个词。“艺术不仅是将自己的世界展现给大家,同时也是将自己的世界化作一个舞台(空间)引领人们进入”。创作的灵感来自于平时的思考,但是从前几年开始大卷每天只有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不停地创作其实并不是件好事情。艺术家需要更多的放松的时间。在国外展览的时候,经常会喝酒一直喝到天亮。所以经常会想出新的创作灵感。艺术家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的”。在大学3年级的时候大卷认为今后将是亚洲的时代。当然也有自己是日本人的原因,但是他说作为一个“亚洲的艺术家”今后将继续积极地从事创作。希望与中国等其他国家的艺术家一起合作,热情愈发高涨的大卷伸嗣下次将会带我们进入什么样的世界呢?











 

                                                                          中国友好院校                                                                         
China friendship institutions